三生三世里的婚姻有权有势的白浅靠天定,无权无势的素锦靠诡计

来源:admin日期:2019/08/31 浏览:85
这样的素锦,一板一眼,像个典范,没有半点天真率性的样子。(我们这里谈到的等级森严,为啥这么说呢?从天君乐胥轻蔑凡人素素,一个劲的贬其身份低微来看,就知道这个天庭是个讲等级的冷漠社会。而素素粗苯、率性,没有妄图掌控他的思想,更没有虚伪成性。这母子俩算是彻底的把素锦逼上了绝路。再看乐胥的一派作风,也都是过惯了上等人生活的傲慢姿态,毫无怜悯众生之意,只有对天庭礼教等级的一味奴颜屈膝。素锦的爱情或许很扭曲,她图的既是在天庭能够继续养尊处优受人尊敬不被看轻践踏的安稳人生,寄希望于做夜华妃子才摆脱自己无依无靠的命运,又无法容忍夜华爱上一个人违背他当初对自己说下的冷酷无情的狠话,所以她宁愿送廖清入他怀,也不愿看住在他心中的白浅上天享福。既然你不喜欢她,那么你永远都不能喜欢上她,我就有希望得到你的心。因为天庭不能再退一次婚。素锦万万年来就靠着这个祖上功绩过活,别人尊她为公主,也是看在她先辈的功绩上;别人侍奉她,也是听了天君之命不得怠慢她。从前乐胥膝下只有自己,在众多女神仙中最疼自己,白浅来了,哪还有她侍奉乐胥的机会;从前夜华读书陪伴的人只有自己,白浅来了,哪还有她伴读侍奉的机会;从前天君很优待自己,白浅来了,天君肯定更青睐地位尊贵的她,哪里还会有自己说话的地方?拜高踩低的神仙和仙娥们,也都会偏向巴结白浅……素锦知道自己只有有功于天庭,她才能获得入洗梧宫的机会。因为她不敢,从来不敢表露出自己天真烂漫的一面讨人嫌,她不得不依靠乐胥和天君这两棵大树,过得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生怕行差踏错。面包和爱情,占有欲和控制欲,成了素锦这一生都在追逐的镜花水月。往后,她破坏夜华和白浅的感情,也都是从白浅那方面下手,希望她能自动退出,保全天庭和夜华的名声。素锦从小就在天庭世故中长大,她能咀嚼出的字面意思和弦外之音比旁人要多的多。如果她默默的看着夜华娶了白浅,那么以后她的生活和地位都会一落千丈。只有素锦孑然一身,无依无靠,因为她全家捐躯,在墨渊携带司音众弟子大战翼族的时候,身先士卒。”夜华的这句话,听着伤心,澳门电玩城注册闻者落泪, 电子游戏玩法平台含着无法撼动的冷酷威仪, ag电子游戏捕鱼不由分说, bb电子游戏平台不容商量,澳门电玩城注册似乎在宣誓他永远不会爱上任何人,又似乎在预示素锦永远得不到他。听到这句话素锦应该有点小开心,夜华都这么板上钉钉了,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哦,你不许喜欢白浅!可是谁料夜华后来又接了一句——“有本事,你便像白浅一样,让我非娶了你不可。她举止端庄,气度优雅,也是为了迎合天君统治下的礼法世界,为了迎合乐胥娘娘心目中的期待。既然事关自己的前途,素锦怎能不绞尽脑汁?素锦以为,她与夜华的朝夕相处,年年月月,地久天长,夜华终究会属于自己。在那个等级制度森严、礼法教条苛刻、连白浅比乐胥辈分大还要依着天族规矩给她作揖那般冷酷无情的天庭里,素锦只能一步步沦为礼法教条下的牺牲品。绿袖是西海公主,虽然是个不受宠的公主,毕竟还有父兄为靠山。唯有白浅,这个设定为四海八荒第一美女、一拜师就命中玉清昆仑扇、寿命14万 、辈分比夜华还高、又得了青丘女君尊位的白浅,最终荣获家庭美满,丈夫儿子都有了。素锦对于这些永远都不会懂,可以梭哈电子游戏因为她永远处在如履薄冰的生存环境中。所以夜华这话到了素锦那,意思就变成:夜华可以娶他不喜欢的女人,夜华娶谁都不会爱,而我素锦想要嫁夜华不可能是靠他的爱,唯一的途径就是像白浅一样有个强硬的后台逼迫他娶了。于是乎,素锦努力的抓住这个命运从小就恩赐给自己的救命稻草,天君和乐胥只能是她一时的依靠,而心上人夜华才是她一生的依靠。虽然白凤九、织越、廖清、绿袖、胭脂还有素锦她们都有公主之命,但却没有得享婚姻之福。因为太聪明的女子往往容易自作主张,容易窥探自己心思,把自己钻研来钻研去,还想包裹得密不透风。其实这次如雷轰顶之后,素锦还是抱着一丝软弱的希望去求助了乐胥娘娘,希望她能够阻止这门婚事。夜华为何爱上素素?素素坦言自己粗苯,夜华说,我正不喜欢太聪明的女子。换做我是男人,也会选择一个天真不需要戒心的女人,落得轻松自在,还可满足自己的保护欲。夜华恰恰不喜欢这样的女子,这样的女子藏得太深,无法释放自己的真性情,完全被束缚了灵魂,就像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迎合迎合、如何遵守遵守,并还总是叨叨自己要上进。所以她采用了迂回战略,从天君侧妃到夜华侧妃,都只是谋求一个侧妃之位。胭脂有疼爱她的爹爹和两个哥哥,离镜更是对她百般照顾,只要她说喜欢子阑,离镜就是抓也要把子阑给抓回来。可是没想到还没等她感化夜华冰冷的心,她就听闻夜华和青丘白浅订婚的噩耗!素锦质问夜华,你当真要迎娶一个素未谋面的老太婆吗?夜华冷冷的说:正妃迟早要娶,娶谁都一样。奈何乐胥是说不上话的,她连对白浅都要尊称一句上神,哪还有得她挑。这时她已经不奢望能做正妃,只要先做个侧妃就足矣。俗话说,有妈的孩子像个宝,没妈的孩子像根草。)她渴望的爱情必须用一车面包来盛,殊不知夜华从未贪恋过那个位子,甚至乎愿意为了素素而策划假死之计逃离天宫。说明素锦还是很识大体的,知道夜华白浅的婚事已经昭告天下,她自然不能妄想正妃之位,破坏天庭和夜华的名声,只能徐徐图之。素锦先被夜华打击,又被乐胥打击,乐胥的意思直接挑明了素锦没有亲族没有后台,配不上夜华。 。在古代,亦或者在古装电视剧的世界里,女人的婚姻就好比事业,甚至婚姻就是她的事业一样,得到怎样的婚姻就得到怎样的前途,关乎自己的荣辱存亡。而素锦,大约就是上述所有公主中地位最卑微的一个:白凤九生来就是青丘帝姬,在那个重女轻男的仙乡里备受尊崇与呵护,为追男神随便都能上个天混个仙娥当,待遇还那么不同;织越就更是了得,身为夜华表妹被宠得刁蛮任性,随便就能把情敌白凤九扔进锁妖塔;廖清有个东海水君的哥哥,随便就能安排她献舞邀宠,做妹妹的神助攻。试问如果夜华愿意接受她,还要带她归隐,过惯了被伺候的好日子的素锦会答应吗?答案当然是不会的。这句话除了浇灭素锦的希望,同时又给了她一缕微茫的希望,这个希望便是,好,你说的,你娶她是因为被迫,而非你喜欢她。她本是一方部族的普通仙女,无法享用公主之身份,却靠着父母功绩霸占了昭仁公主之位多年,又把大家对她公主身份的仰望当成了理所当然,渐渐的忘了本,迷失在等级森严的上流社会里,,
0